当前位置:主页 > 下载排行 > 正文

双汇发展的两大密钥

admin 2019-03-15 18:58

30多年间,双汇发展(000895.SZ)从几近破产中发展成为年屠宰生猪1400多万头、年产销肉制品+生鲜冻品约300万吨的中国最大肉类加工基地(控股母公司万洲国际是全球最大猪肉食品企业,2016年跻身世界500 强之列),反映到资本市场,20年间,市值从20 亿元增至约800 亿元量级,叠加历年较高分红,为长线投资者创造了十分丰厚的回报。今天就来探究双汇发展得以独霸市场的秘密武器。

屠宰的成长之困

猪肉产业链可以划分为三大业务板块,即上游的生猪养殖,中游的屠宰和下游的肉制品消费。

理论及海外经验表明:屠宰规模效应明显,寡头垄断应是趋势。生猪屠宰行业产品高度同质化,原材采购、销售渠道完全市场化,具有“成本领先战略”属性。若刨除收猪、卖肉环节,屠宰成本可分为固定成本和可变成本,固定成本主要是设备及厂房折旧,可变成本包括人工成本、检验检疫费用、水电费用等,固定成本约占生猪屠宰成本的20%,可变成本约占80%。理论上而言,大型企业通过先进的屠宰设备可大幅放量,最大限度摊薄单头屠宰固定费用,并以规模效应、管理精细化压缩人工、运输等可变费用,从而更好的控制成本。此外,屠宰场具有污染大的特点,这也要求区域内屠宰场尽量少,以便治理环境,叠加食品安全方面的考虑,政府有足够动力推动行业集中度提升。综上,从成本及环保角度出发,屠宰行业规模化、寡头化应是发展趋势,这也符合海外成熟市场的发展路径。以美国为例,生猪屠宰集中度极高,CR5 高达74%,龙头史密斯菲尔德市占率就高达26%。

可是经过多年的发展,双汇的屠宰业务好像遇到了瓶颈,行业整体的市占率集中度也停滞不前,这是什么原因?是因为龙头企业产能不足?恰恰相反,中国的屠宰行业产能严重过剩,企业普遍产能利用率不足。根据企业的公告整理可以发现,中粮肉食产能利用率最高,也仅80%多一点,其次是双汇,最高的产能利用率也才60%。

令人吃惊的是,小屠宰场受益于行业规范、管理制度不完善,固定资产投入少并规避各项费用,而规模屠宰企业在检验检疫、环保治污、设备购置上存在较大的投入,叠加地方保护导致开工率偏低,屠宰综合成本高于小企业。根据《当前生猪屠宰企业成本调查》的数据,江苏雨润(规模企业)综合屠宰加工经营成本为1332 元/头,而小型企业为1200 元/头。行业龙头本来应该享受的成本领先优势,现在变成了劣势。

因此,双汇发展的屠宰业务,一方面无法消灭对手自然发展缓慢,另一方面,也有企业主观经营管理的原因。

屠宰业务杀猪后的产品是企业生鲜冻品销售的来源,两者理应是强相关的,但是在屠宰业务增长停滞的几年,生鲜冻品却稳健增长,原因是进口猪肉的干扰。2013年,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以总价71亿美元收购史密斯菲尔德,后者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生猪生产商及猪肉供应商。2014年1月,史密斯菲尔德首次向公司交付生鲜猪肉并通过公司分销网络销售。此后,公司进口规模持续放大,2016年进口量高达31万吨,廉价的美国猪肉一方面用于肉制品生产,另一方面用于向市场出售,增厚屠宰利润。

但是一方面,猪肉的进口不可能是无限的,否则低成本的美国进口猪肉,对国内的猪肉养殖业会造成致命打击,间接对大豆、玉米等农业种植造成打击危及国内农业安全;另一方面,屠宰是拳击式竞争,在猪价下跌时,由于需求增加屠宰放量相对容易,而猪价上涨时,公司仍然能够通过抢占竞争对手的份额实现增长,企业能不能在屠宰业务持续扩张,涉及到猪肉产业链上下游的决战,所以2017 年下半年起,公司转变了屠宰经营思路,以上规模为首要目标,屠宰量连续几个季度都实现了20%以上的增长。

双汇发展依托自己的行业优势,叠加在屠宰业务上不断加码,相信重拾增长是确定性很高的事情。

双汇发展的两大密钥

猪好杀,肉能卖,赚钱难

屠宰技术门槛低,产能过剩,行业分散,显然不是一个好行业。双汇作为龙头企业,在食品安全和合规方面投入很多,成本较高,但是从财务报表看,盈利情况却力压群雄,这只能有一个解释,卖的更贵。

作为消费品有三个关键:占领心智、渠道和成本领先。经过多年耕耘,双汇的渠道建设取得重要领先优势,成为强有力的竞争优势。

肉品产业链的利润主要在零售环节,大多数屠宰企业仅是代宰生猪,利润较为微薄,掌握零售终端的屠宰企业也因渠道结构差异而表现出利润差异。双汇生鲜肉渠道分为四大类,份额从大到小为特约店、商超、农贸、餐饮加工。与竞争对手相比,双汇在农贸批发、餐饮加工等走量为主的低附加值渠道占比偏低,而在特约店、商超等更能实现品牌溢价的渠道占比较高,科学化的渠道结构有利于推高产品整体售价。